Ad

凡經以上廣告連結購買任何 Mac 主機,憑單到 Mactivity 可免費獲贈《打開 Mac 新世界》工具書一本及九折購買 AppleCare 一份。

2010/07/10

專訪 the icon 設計師

麥客見聞過往主要都是記錄在 Mactivity 發生的一些人和事,今次來一個突破,做一個「訪問」,對象就是我的老朋友,來自台灣 essential tpe 的 Fred Chen 陳仁輝先生。

最近大家一定有留意 the icon 這個外表特別、充滿創意的 iPhone 備用電源。究竟它是如何創造出來的?當中有甚麼辛酸及血淚?有甚麼可以值得我們學習?現在就讓 the icon 背後的設計師,跟大家分享這個創作旅程。

Johnny:可以簡單介紹一下 essential tpe 的背景嗎?

Fred:essential tpe 要開始談、要先從一份對於設計的熱情開始談起。我成立 essential tpe 的兩年前,剛從美國工作回來,當時在美國舊金山(三藩市)的 Pentagram 工作,當時的總監是 Robert Brunner。也許你沒有聽過他的名字,但是 Apple 的廿週年 Mac 紀念機,就是他設計的,他是 Jonathan Ives 之前一任的蘋果設計總監。

Fred 在美國三藩市工作的 Pentagram 公司

在美國那段時間對我的影響,讓我回來台灣之後想要為台灣的設計圈做些事情,於是我在 2005 年開始了第一個活動 Design T3,這是台灣最早的設計師社交的活動,兩年下來認識了數以百千計的設計師,另外跟東京的 Klein Dytham 建築事務所合作代理了台灣的第一場 Pecha Kucha 設計活動,台北也是現在全球三百二十幾個城市當中第 37 個參與的城市。那段時間花了不少的積蓄來做這些活動,也影響了一些人,現在台灣也看到更多的設計師聚會,例如台灣設計師週、台灣網路界的 Punch Party,都是在那之後開始的。

Fred 在台灣做的設計活動 Pecha Kucha

而 essential tpe 一開始就是因為我發現台灣有太多不錯的設計師、但是卻沒有太多人懂得行銷自己的產品。於是跟幾個設計師朋友與工廠討論之後開始了這個品牌,主要的目標是提供好的設計產品,另外一方面也想藉由這個,能夠支撐自己多辦理一些設計活動。於是 essential tpe 在這樣一個困難、沒有經驗、一股熱血的狀況之下於 2006 年成立。

Johnny:原來 essential tpe 在台灣的設計圈還辦過那麼多活動,你們對設計真的很有熱誠。我們談一談 the icon 吧,它的開發過程是怎樣的?為甚麼會有這個有趣的構思?

Fred:the icon 是在 2008 年底的時候,一個晚上看著我自己的 iPhone 正在充電,突發奇想:充電應該就是要用電池,那這個電池何不就是畫面上的那個電池呢?於是就這樣開始了這個產品的開發。其實想法每個人都有,只是那個時候我當下就決定把這個想法做成一個產品,我覺得這個是我那時最好的決定。

the icon - 外表特別、充滿創意的 iPhone 備用電池

Johnny:想到用這個 icon 做電池的人相信不止你一人,但你卻是真正踏出第一步、把它落實及生產的人。從構思到正式生產出貨,開發過程超過一年半,當中最困難的地方是甚麼?

Fred:困難的是,其實當時我公司因為營業額也不高、真正的員工就只有我一個,其餘大部分都是找設計師朋友跟一些合作的工廠來合作。但是問題就是,當設計的部分好搞定後,因為這是我們公司第一個電子產品,大公司沒有人願意幫忙開發,到後來只能求助於小公司。而小公司的資源又有限,因此花了很多時間一點一滴的調整,加上中間其實有幾度想要放棄,所以才一玩就是一年半。我們從 iPhone 3G 就有這個想法,一直度過了 iPhone 3GS 的時代,想不到正式上市的時候 iPhone 4 都已經出來了。

總結來說最大的問題是因為小小的創業家,很難一開始有很好的資源來協助,加上我也沒有太多資本,所以很多東西都拼拼湊湊的完成。不過最開心的就是一路上很多人的幫助,雖然多花了一點時間、但是還是走過來了。

Johnny:小公司的確沒有大公司的資源,你對設計的堅持、不放棄的態度真的很值得敬佩。為甚麼堅持要取得 Made for iPhone 認證?對規模小的公司是相當困難的吧?

Fred:Made for iPhone,這個在開發產品的時候完全都沒有想到的東西,是因為其中有一個日本想要代理的代理商在開發早期給我們建議:一定要拿蘋果的認證。於是傻呼呼的就去找了蘋果電腦,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做了書面審查。2009 年的 6 月到了蘋果北京分公司面試,招呼我的客戶經理跟我第一次碰面的時候就跟我說,其實原本蘋果的政策是不跟一人公司談的,但是他們看了我的介紹之後覺得很有趣,於是想說也許可以談談看,因為蘋果希望能夠跟有創意活力的公司保持合作。整個會議談完的時候,其實我都沒有把握我可以拿到 Made for iPhone / Made for iPod 的授權,一直還緊張了一個月才確定我們公司拿到了。而後來一些實驗室跟同業的人知道我們只有一個人的規模能拿到認證之後,很多人都嚇了一跳,直說我們可能是全世界拿到授權的公司當中最小的。也的確,頂多就是平手,不可能有公司小於一人吧。

Made for iPhone 認證

Johnny:創意真的能打破很多規條,連 Apple 也對你們另眼相看。據說你們到日本做展覽時,連一向出名嚴格的日本人對 the icon 也很有興趣?

Fred:因為自己設計背景的關係,所以 2009 年的 5 月台灣的朋友建議我可以參加台灣的 Good Design Mark 評鑑。把手上的樣品拿去簡報之後,很幸運的拿到了台灣的優良設計的認證,也因此獲得台灣創意設計中心的補助,參與了日本 Good Design Award 的競賽。我們通過了第一關的初選,於 2009 年的 9 月初參加日本的 Good Design Expo,那時就獲得很多好的回響,日本的蘋果寶物鑑定團網站 macotakara 說這個是一個「不得不買」的設計。就在那時候,日本的 Apple Store 也跟我們聯絡,希望能夠取得日本的首賣權,一切就好像做夢一樣,在短短的幾天內發生。雖然後來第二階段沒有通過選拔,但是這個經驗卻讓我們很開心。

Johnny:連日本 Apple Store 也為你們的產品背書,真是令人振奮的好消息。聽說 iPhone 上的電池 icon 設計師也找上你們,他想向你們收取版權費嗎?

Fred:今年 6 月中旬,我們的電池首先被 Yanko Design 報導了之後,接著 Wired、Gizmodo、 engadget、Crunchgear 等知名的科技跟設計網站也不斷的傳播這個消息,我們一個晚上幾乎整個信箱都塞爆了一些詢問信。但是有一封是我最開心的,就是來自一個美國人 Mike Matas 的來信。他說他在蘋果工作的時候,這個電池的 icon 就是他設計的,希望我們可以寄給他一個電池做紀念。我們其實感到很榮幸,因為這個另外一方面也是肯定,他的網站是 www.mikematas.com。他很年輕,只有 26 歲左右,但是你手上拿的 iPhone 與 iPad 的介面有很多內容可是他設計的喔。

iPhone 電池 icon 設計師 Mike Matas 的網頁

Johnny:今次 the icon 的推出十分成功,有甚麼感想?有沒有很想感謝的人?

Fred:這個是奧斯卡頒獎嘛?其實要感謝的人很多,第一個是我所信仰的神,他讓我創業的過程當中最辛苦的日子只剩下台幣 700 元,但是我還堅持做下去。第二個是我太太,她真的是全力支持我,她努力的工作,在我沒有錢的時候每個月給我生活費、支持我創業。再來就是我的合夥人 Joe,一路真的是互相支持下來的。還有很多好的朋友,我們一路走來他們都看著、默默的幫我們。感謝主。

Fred 跟太太結婚時的溫馨照片

Johnny:真的有很多家人、朋友協助你呢。essential tpe 未來還有甚麼計劃?

Fred:essential tpe 還是會繼續堅持在創意設計產品的開發。我的理想還是架構一個平台,可以讓更多的設計被看見,希望這個理想能夠在日後確實的實現。我也希望 essential tpe 可以成為一個讓我們自己、也讓我們驕傲、甚至是讓台北可以引以為傲的公司。

Johnny:我知道你女兒剛出生不久,初為人父一定很忙,謝謝你仍抽空接受今次的訪問。祝福你的女兒及 essential tpe 一路健康成長。

Mactivity 跟 essential tpe 從 2006 年開始認識,也見證了他們的第一個電子產品 the icon 的開發過程,的確是十分艱辛,也曾遇到很多各式各樣的問題。今日能看見 the icon 的成功推出,作為他的朋友,也感到非常欣喜,就以今次這篇專訪作為賀禮吧。

如果你心裡也有一個夢想,請你不要放棄。只要能堅持到底(還要加上一點創意),即使路會走得遠一點,終會有成功的一天。

4 則留言:

Terence 說...

我覺得呢篇訪問好勵志。

Johnny Chan 說...

如果閱後對你有幫助,我也會很欣慰。

匿名 說...

無錯!人可以甚麼也沒有,但卻不能沒有鬥志和創意!
沒有了創意,這個世界將會幾得單調和悶蛋。
這問這個充電器電容是多少?
雖然它比市面上的雜嘜充電器貴,貴了的錢很值得支持這創意啊!

Johnny Chan 說...

謝謝支持 essential t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