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凡經以上廣告連結購買任何 Mac 主機,憑單到 Mactivity 可免費獲贈《打開 Mac 新世界》工具書一本及九折購買 AppleCare 一份。

2013/07/22

專訪本地英文小說作家 Nickkita Lau

你身邊有沒有朋友會寫小說?

寫小說,跟寫 Blog、寫技術文章、寫散文、寫專欄都不一樣,除了字數多之外,它要有一個完整的佈局、發展及主題,更要建立眾多主角的性格特徵。能夠完整地用文字說出一個吸引人的故事,我認為毫不簡單。 

去年底,聽說大蘋果時代的「表妹」Nickkita 正在創作一本以吸血彊屍為主題的英文小說,初時還以為她是鬧著玩的,怎知半年下來,看見她不斷在 facebook 中更新小說的創作過程,才知道她對這事是很認真的。 

她口中的 Baby、她的新書 Florid Eyes: A Novel,終於在上月「順產」了,有電子版及實體書版,在 AmazoniBookstore 發售。Nickkita 說想搞一個簽名會,讓她可以跟支持她的讀者直接見面及說一聲多謝,作為她的節目拍檔及「表哥」,當然義不容辭,於是在六月三十日,聯同一班好朋友為她搞了一個新書簽名會,Nickkita 及喜愛她的讀者可以直接交流、加深彼此認識。 

當日我也「豪擲」HK$120 買了一本作者親筆簽名版的 Florid Eyes,事後當然不會把它丟在一旁,於是嘗試打開 Florid Eyes 來閱讀。在這之前,我確是有點擔心會不會中途而廢,畢竟自中學畢業以後,我都沒有看過一本完整的英文小說。幸好小說的文字不算太艱澀,而小說的情節也有足夠吸引力使我一頁一頁的翻下去,結果竟然順利把 83,000 字的 Florid Eyes 一口氣看完。

Florid Eyes 是一個有關吸血彊屍的故事。關於吸血彊屍,我們自小已接觸,他們大多是邪惡的、要吸血來保持生命、在夜間活動、具有超自然力量、擁有尖長的獠牙、皮膚蒼白、發怒時眼睛發紅、害怕照射到陽光、會化身蝙蝠......等等。但 Florid Eyes 的男主角 Josh 卻是一隻心地善良的吸血彊屍,他活了超過二百年,認識了女主角 Violet 後,不想再過著吮吸別人鮮血來續命的日子,他想尋回做一個普通人的樂趣,於是在 Violet 的協助下,四處尋訪傳說中的解藥,過程相當驚險刺激,主角數度徘徊生死邊緣,最後更改變了一個國家的命運。 

每次看完一本小說,讀者應該都有很多問題想發問,今次我有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可以親自訪問 Florid Eyes: A Novel 的作者 Nicky English,即是 Nickkita Lau。

天真開始 

問:開始時,你真的相信自己可以創作一本完整的小說嗎?為甚麼小說會以吸血殭屍為題材? 

當然沒有。最初只是貪得意、很衝動地希望寫一篇我這種自命不凡的女性會喜歡看的愛情故事。我一直覺得在眾多文字及創作主題中,吸血殭屍是最浪漫的,因為現實世界沒有甚麼永恆的事,但吸血殭屍是不死身,他們的愛情是可以真正永恆不變的,而且吸血殭屍活了這麼久,按理說應該甚麼美女也見過,能被他選中的女性,一定是相當獨特的。 

當然,現實生活不會有殭屍,所以我想創造一個故事來滿足自己幼稚的幻想。想不到寫到 Josh 與 Violet 相遇後,就好像著了魔般停不下來,後來更添了一份使命感,想用這個故事去啟發讀者、特別是年輕女孩子。 

問:我知道你看很多外國電視劇,這對你的創作有很大幫助嗎? 

絕對有。有很多人認為電視是眾多娛樂中層次較低的一種,如果一個人是電影痴或書迷,我們會覺得這個人很有修養,但如果一個人終日「煲劇」,我們就覺得他是無知婦孺。 

我認為高質素的電視劇對小說創作有極大幫助,除了學到甚麼能勾起讀者興趣、更重要是知道讀者討厭甚麼。我自己是一個超級美劇迷,一星期可以追十多套電視劇,但我非常沒有耐性,很容易便放棄一套劇集。我最討厭的就是那些死不斷氣的 N 角戀及像 LOST 這般「問題接問題但連編劇也不知謎底」的劇情,所以在創作過程中,我不斷提醒自己不要犯下這些錯誤。 

問:我也看很多小說及電視劇,但從來不曾想過我有創作小說的能力,你覺得這是一種天賦嗎? 

天賦當然重要,我是一個很 dramatic,平時談話都很肉緊、繪形繪聲的,透過文字來表達自己,對我來說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我是個專心一意、不能 multitask 的人,決定投入一件事,我便會馬上提升到狂熱迷戀的程度。對寫作而言,能夠全情投入自己作品中,應該是一件好事吧?再者,我為人都蠻好勝,決定要認真做一件事,我就不會草草了事,因為這會很對不住自己。 

當然我也不會抹煞後天的努力,一來我真的做了很多資料蒐集,二來我在平時看電影、電視或者看書時,已潛移默化地學懂了很多敘事手法,三來我在美國大學讀新聞系,曾跟普立茲得獎者學寫作,最後加上記者的寫作經驗,文字創作對我而言確比一般人相對容易。

全情投入

問:雖然我認識你不算很長的日子,但我覺得小說的女角 Violet 有很多地方就是你本人的寫照,例如充滿正義感、做事很有原則、堅強、也很聰明。Violet 是不是有很多你自己的投射? 

好像所有認識我而又看過這本書的讀者都會問我這個問題。我之前也提過,這本書是用來滿足我的幻想,所以 Violet 肯定包含我很多的性格特質,但我認為 Violet 實在比我聰明及堅強得太多了,她簡直是我的女神!她是一個聰明冷靜機智但又不失幽默的一個博士生,最特別的是她並不是超級大美人,男主角 Josh 純粹是被她的性格所吸引的。她也有一些性格上的障礙,例如非常固執,而且有點「懶醒」,投入戀愛時更經常失去安全感。 

縱使如此,我亦很想自己可以像她一樣捧!老實說,在我寫完這本書之後,每當遇到難題的時候,我經常會問自己:Violet 究竟會如何處理?她好像成為了我的一個指路明燈,而我亦希望像她一樣,有天能遇到像 Josh 一般、懂得欣賞自己的 soul mate。 

問:有一節我覺得很好笑的,當 Violet 在替學生監考時,Josh 要她馬上離開試場,否則會有生命危險,但 Violet 卻堅持要完成監考才能離開,我覺得這種傻傻的執著十分像你。 

無錯!Violet 是一個博士生,所以她要在大學教授本科課程。她是一個非常有熱誠和責任感的人,修讀博士是為了造福社會,所以很自然地,她會非常緊張她的學生,這一點當然很像我。那一幕是我特意用來刻劃出她的責任心和令人發笑的固執,我很高興你看得出來。 

問:我想了解一下你是怎創作 Josh 及 Arnold 這彊屍兩爺孫的關係,作為一名女性,你是怎樣構思出這段男人跟男人的關係? 

這對爺孫關係其實是驚喜之一,我開始時沒有想過會把他們的關係寫得這麼好,當我一路寫着寫着,就發現他們的對話其實很有趣,他們之間有代溝、但也很緊張對方,就像現今很多 80 後 90 後與父母的溝通方式,相信你也見識過我如何對待我父母,我有時也會「無大無細」,寫到這些似曾相識的對話時,我都會會心微笑。 

寫他們之間的對話,比寫男女主角感情還要容易,大概是因為每個人也有跟父母吵嘴的時候吧?有時我覺得自己好像是被角色上身似的,他們就好像住在我身體內,我只是問米般把他們想講的用電腦打出來。

問:除了父母外,你有把身邊朋友及他們的經歷寫進小說嗎? 

朋友的經歷就沒有,但就出賣了自己很多次,例如 Violet 及 Josh 的感情線,有很多都是把自己的經歷或者好「恨」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改寫而成,只是我的經歷沒有那麼浪漫。 

問:聽說很多人在創作過程中,會把自己的感情注入作品中,情緒起伏很大。你有試過為故事的一些情節哭或笑嗎? 

當然有,我本身就非常感情豐富,是個大笑姑婆,但看電視也會哭。我寫這個故事時起碼有三、四個位是邊寫邊哭,我覺得男女主角之間的愛情實在太動人了,當 Josh 對 Violet 說他終於知道上天為甚麼安排他二百多年前變成吸血殭屍,就是要讓他在二百多年後遇見 Violet,我的心即時有溶化了的感覺,我簡直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創造這麼浪漫的對話,我一直就在渴望未來有一個人對我說這番話就好了,那種種命中注定的等待是多麼浪漫。 

當寫到他們吵架、描繪 Violet 心痛感覺時,我也會替她心痛。在戀愛時,有誰不曾經歷過那種患得患失、想抽身但卻偏偏已泥足深陷的痛楚?

執著細節 

問:首次創作小說,你有刻意模仿那一些作家的風格嗎? 

我不會說模仿,但是我的確從一些作家或者著名導演身上學懂了不少。很多人都知道我是 Dan Brown 的忠實擁躉,雖然他寫的不是吸血殭屍小說,而是題材非常敏感的冒險小說,但我非常欣賞他對事實的認真。在 Florid Eyes 中,有很多歷史元素,我也做了很多資料蒐集、令故事背景更真實及更易使人投入。 

另一個我非常欣賞的創作人是驚慄大師希治閣,相信你不知道我是這麼老餅吧?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懸疑佈局的手法。另外,不少反面教材也讓我學到很多,所以我在寫作時一直鞭策著自己,一定要塑造真實的、不會有犯駁位的情節。 

問:說到資料蒐集,書中那些彊屍大宅是真正存在的嗎?我沒有去過書中的城市,但感覺你把那條非常塞車的 Key Bridge 寫得十分真實。除此以外,還有那些資料是真的? 

多謝你懂得欣賞我對事實的追求,Woodrow Mansion 大宅是我虛構出來的,名字是來自美國唯一一位擁有博士學位的總統 Woodrow Wilson。我有翻查過美國歷史,大宅所在的地方 Radnor 的確有一些古舊大屋是在美國開國前已經存在,相信不會讓一些對歷史有研究的讀者看到想打人吧。Key Bridge 是我曾經每天經過的地方,塞車情況有多嚴重我已忘記了,但像所有大城市一樣,華盛頓的確有塞車的問題,我筆下 Key Bridge 的周遭環境也是真的,那條長樓梯真是電影驅魔人取景之地,橋亦是連接華盛頓與維珍尼亞州的主要橋樑。 

我為了這個故事,做了很多別人眼中非常無謂的資料蒐集,例如我會經常使用 Google Maps 去查考地方與地方之間的距離,提及到的火車路線、時間、地點、票價,也是真的。這些無聊的枝節,在很多人眼中或者沒甚麼意思,但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我覺得自己不能接受的事物,絕對不能賣給別人。

問:真想不到那些火車資料是真的。另外,關於 Arnold 教導 Violet 射箭那一段,我覺得很寫得非常仔細,每一個動作都很清晰明白,你有學過射箭嗎? 

哈哈,我是完全不懂射箭的。幸好今時今日有 Google 幫忙,我真的是在電腦上輸入 How to shoot an arrow 然後按搜尋!我是徹頭徹尾依賴網上教學來寫那一個章節,寫的時候非常困難,幸好完成後覺得還可以勉強騙人。 

問:Florid Eyes 的結構算是相對簡單,情節都是單線發展,而且地點也局限在美國幾個城市,是你刻意營造的、還是不想寫得太複雜? 

單就 storyline 多寡而言,Florid Eyes 的結構確是比較簡單,但我卻不認為它很膚淺。HBO 有一套非常受歡迎、改篇自小說的電視劇叫 Game of Thrones,這個系列迄今推出了五本書,每本書的長度都是 Florid Eyes 的好幾倍,當中有過千個角色,雖然情節很吸引,同時有幾十條 Storylines 在發生,但作為讀者或觀眾,我真的看得很辛苦,因為我根本記不起之前發生過甚麼事、又或者這個角色有否在之前出現過之類。

可能是自我安慰吧,Steve Jobs 和 Apple 都很主張簡約風格,我覺得一個好的故事不一定要複雜,如果可以用簡單的方法帶出深層次的意義,那不是更好嗎?我想用容易入口的敍事方法去吸引大家看這本書,從而再被故事感動和影響。 

問:創作過程中總會有「腦閉塞」的時候吧?你是怎樣找靈感的? 

Writer's block 這個問題對我來說不算太嚴重,我寫作時並沒有任何事先計劃,總是一路寫一路為 Violet 及 Josh 創造一些難題,再把自己代入成為主角、用主角的心態去思考如何克服這些困難。對我來說最大的問題不是如何鋪排下一個情節,而是為這些主角們想出解決問題的方法。 

最嚴重的 writer's block 發生在尾段,我知道這個歷險之旅一定要有一個驚險的高潮來完結,我足足有三天寫不出甚麼來,因為我覺得最後幾章節一定要非常刺激,才能滿足讀者,否則讀者們便會覺得我浪費了他們苦苦閱讀的心機。最後那幾個章節讓我覺得頗自豪,讀者們應該不會這麼易猜到結局吧。

不失幽默 

問:電視及電影中的吸血彊屍,都可以眨眼間變成一隻蝙蝠,為甚麼 Josh 卻會選擇變成一條蛇?另外,為甚麼 Josh 變身時,不能把夜服一併變身?每次看到 Josh 由蛇變回人時,都要光脫脫地四處張羅衣服,實在很好笑。 

如果依照你的方式去演譯,當然會方便得多,但這些也是我以前看電影或是電視時經常產生的疑惑,明明不是哈利波特,Josh 不是使用魔法把自己變成一條蛇的,如果他每次變身都可以連衣服也變走,那就太不合邏輯了。我特意加入這些不方便的情節,去把這個本身超現實的故事變得寫實一點。至於他變身成蛇而非蝙蝠,純粹是情節需要,如果把 Josh 變成蝙蝠,要潛入建築物便難得多了。 

問:我發覺無論 Josh 或是 Violet,都喜歡講很多笑話,有幾次我也被他們逗得笑了出來。現實生活上,你是經常說笑話的人嗎? 

我在很多人眼中都是一個很十三點的歡樂小姐,我不會刻意去做一些令人發笑的事情,卻是天生就能夠帶給別人歡樂。Florid Eyes 不是一本 humor book,但我的主角們不是只有嚴肅的一面,他們也是正常人,偶爾也要講些有趣的事情來調劑一下。而且我覺得 Josh 及 Violet 兩人的溝通方法以及他們的笑點,是很一致很 in sync 的,我想描寫到他們之間有一種盡在不言中的感覺,因為他們是一對 soul mates,中文就是靈魂伴侶。 

我是一個很浪漫的人,我覺得 soul mate 就是世上的另一個你,soul mates 是能夠在不同程度、不同層面、不同媒介的溝通上,都能有一個很明白大家的感覺。他們會使大家成長,令大家變成更好的人,就好像 Violet 未遇見 Josh 之前,是個被環境逼使自己要變得很嚴肅、很保護自己的人,她的經歷令她要獨立、不依靠別人,但其實她內心是很熱情,Josh 就是可以把她真正的一面帶出來。而 Josh 有時很像反叛青年,開始時亦不信 Violet 的能力,到慢慢了解大家後,他就明白 Violet 雖然比他年輕二百歲,但她的一套亦不無道理。 

問:小說中,Violet 是一個不折不扣的 Apple 支持者,雖然沒有寫得很明顯,但我可以看很多 MacBook、iPhone、iPad 的影踪,她甚至說過非常討厭韓國品牌的手機。作為一個真實的 Apple 支持者,這些是否都成為你在創作上的樂趣? 

絕對是!Violet 對 Apple 的支持是很隱晦的,我沒有很明確地寫出來,例如從來沒有說過她是 Apple super fan,但如果你有細心看的話,你會發現很多與 Apple 有關的細節以及一些對 Android 的「抽水位」。在創作中這些叫做 Easter eggs,就是讀者發現到會覺得很開心、但發現不到也不至於影響閱讀樂趣。

這樣做除了因為滿足一己私慾外,我覺得 Violet 與 Apple 的 DNA 亦很吻合,Violet 是一個實幹型理想主義者,會一步一會地努力實踐理想,就算跌倒都會爬起身,絕對有資格被稱為一個 crazy one。

問:創作了人生第一本英文小說後,覺得自己英文有再進步嗎(笑)? 

其實你不用笑,我絕對認為經此一役後,自己的英文水平得到了更大的提升。很多人問我為甚麼可以把英文說得或者寫得這麼好,如何可以學得到?我認為追求學問去到某一個境界時,已經沒人可以再教導你些甚麼,要得到更高層次的學問,必定要靠自己發掘。例如大多數人都以為博士是要「讀」的,其實用「讀」這個字有點不盡準確,博士是要靠做研究、創造新知識來取得的。 

我寫這本書時當然也會遇上英文上的問題,例如有時會不知道應該怎樣描寫一個意境,更糟糕的是我甚至不懂怎樣用中文去表達,有時不知要用那一個 preposition,有些 noun 究竟是 countable 還是 uncountable,這些問題我能夠問誰呢?當然是要不斷 Google!一些英文會話時不會在意的文法規則,在寫書時便要認真起來。在詞彙運用方面,我也不能經常重覆使用那幾個單調的詞語,所以我極之倚賴 Mac OS 字典中的同義詞功能。我真心覺得在寫完這本小說之後,本身已經是頗神級的英語程度又再「升呢」了。

啟發別人

問:小說最後留有伏筆,是打算寫續集嗎? 

起初我的意念是要為結局製造一個供讀者幻想的空間,我覺得故事在這裏停下來也是一種獨特的美。如果我要繼續寫下去,這也算是一個伏筆,但我現在還沒認真構思下一集的故事應如何開始。 

若有下集的話,初步的想法是要把 Violet 帶到一個非常黑暗的角落,因為她是這麼堅強,我想安排一些超級悲慘的事發生在她身上,挑戰她所有做人的原則,她要經歷很多波折才能重生,我想繼續以她為主角、為讀者帶來更多啟發。 

問:你剛才說過,想用這個故事去啟發讀者,特別是年輕女孩子,為甚麼會有這個想法?跟你做教師的背景有關嗎? 

我很高興你提出這個問題,讀者可以從兩個方法去欣賞這本書。第一個是把它看成一本普通的 Chick-lit,就是沒有甚麼深度,只是一個以吸血殭屍為背景、當中包含尋寶元素的愛情故事,但我卻非常希望這本書能夠改變某些人的生活態度。 

作為一個非傳統、有主見、用功、有自信的女性,我幾乎每次與長輩們談話的時候,都會聽見他們說:「女人為甚麼要讀那麼多書?為甚麼要那麼能幹?」我每次聽到的時候,也會「憤怒鳥」上身。為甚麼女性一定要做弱者才會有人愛?堅強的女性便要孤獨終老?也許現實是殘酷的,但我希望會有例外。我很不喜歡女性要裝傻才可得到男性青睞的說法,我的女主角 Violet 絕對不是一個童話故事中的公主、也不是等待救贖的那一種女性,她既不小鳥依人、也不是弱不禁風、動不動便哭、惹人憐憫的那一種,即使要流眼淚也不會讓人知。她性格很堅強、不容易放棄,無論受到多大打擊,只要還有一線希望她都不會認輸,是我心目中的女性典範,我覺得她值得擁有一個懂得欣賞她這些特點、全心全意愛她的男人。

男主角 Josh 的獨特之處,在於他不是飾演一個保護者的角色、或比女主角高一等,當然他是非常英俊瀟灑,嘿嘿,但與其他吸血殭屍相比,他的超能力是最低的一個,很多時也需要 Violet 的幫助,這就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我覺得真正的 soul mates 應該是地位對等,而不是其中一方的地位處於另一方之上。我希望年輕的女孩子看完 Florid Eyes 之後可以得到啟發,立志成為一個出色的女性,不要為了討好別人而掩蓋自己的聰明才智。

完成「作家夢」後,Nickkita 下一個目標相信是「博士夢」,在此希望她早日追夢成功。最後,我要多謝 Nickkita 抽空接受今次的訪問,希望大家從中可以了解 Florid Eyes: A Novel 多一些、也能了解 Apple 以外的「表妹」Nickkita 多一些。

2013/07/20

內建 TrackPad 靈異事件


前天有位客人帶同他的 MacBook Pro 過來 Mactivity 檢查,說內建的 TrackPad 會不定期失效,時而有效、時而失效,有時還會不受控、出現亂跳亂點情況。

當客人離開後,我取出他的 MacBook Pro 檢查,卻未有發現任何異樣,操作十分正常,那應該是屬於「時而有效」的狀況;於是我一直等待「時而失效」的出現,但等了很久都沒有發生。 

我唯有邀請客人上來一同了解,正當我想向他說明未有發現問題時,那個 TrackPad 又突然失控,完全沒有反應!重新啟動電腦也沒有改善,「時而失效」終於發生,我只有對著他苦笑。 

千奇百趣的事就在這時發生,當客人離去不久,那個 TrackPad 功能又回復了!操作完全正常,就像我上次檢查得出的結果一樣!莫非是客人的八字跟他的電腦相沖?我需要請他再過來一次,證實我的「假設」。

結果?那個 TrackPad 在他主人面前又失效了!

真相是這樣的,我留意到當客人坐下不久,MacBook Pro 右上角的藍牙圖像會有改變,顯示連接了一些設備。細問之下,原來客人在他攜來的背包中放了一隻藍牙滑鼠,而且是長期處於開啟狀態的,於是他每次接近 MacBook Pro,藍牙滑鼠就會自動連接。

那為甚麼每次連接了藍牙滑鼠,TrackPad 就會失效呢?原來在 Mac OS X 中,有一個叫「使用滑鼠或無線觸控式軌跡板時忽略內建觸控式軌跡板」(Ignore built-in trackpad when mouse or wireless trackpad is present)的功能。

OS X 10.8 的設定
系統偏好設定>輔助使用>滑鼠與觸控式軌跡板



OS X 10.7 的設定
系統偏好設定>輔助使用>滑鼠與觸控式軌跡板>觸控式軌跡板選項



下次如果你要帶無線滑鼠外出時,最好把滑鼠電源關掉,就不會有這些靈異事件發生。

2013/07/13

試用 VirtualBox 4.2


以往寫過不少 Parallels Desktop 及 BootCamp 的文章,今次寫一次關於 VirtualBox。

VirtualBox 跟 Parallels Desktop 是相似的軟件,「讓您可以同時運行 Windows 和 Mac OS X 的應用程式而無須重新啟動」,但 Parallels Desktop 是收費的,而 VirtualBox 是免費的,加上 Parallels Desktop 經常要付費升級,才能在新的 OS X 系統上使用,一旦習慣使用,頗有點年年進貢的感覺。

我當然不會期望免費的 VirtualBox 在速度或易用程度上,會做得比 Parallels Desktop 出色,事實上,早期的 VirtualBox 確是十分緩慢。但近年 VirtualBox 正在急起直追,最新的版本在速度上已改善很多。如果只是偶爾做點簡單的 Windows 工作,例如上網報稅之類,我相信 VirtualBox 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加上 VirtualBox 是免費的,有需要的朋友不妨一試。

要再說明一次,無論今次介紹的 VirtualBox,或以往介紹過的 Parallels Desktop 及 BootCamp,都只是一個讓你安裝 Microsoft Windows(或其它操作系統)的工具程式,你仍然要自行預備一套 Windows 安裝光碟,至於是正體中文版、簡體中文版、英文版、日本版、俄文版Windows XP 又或是超難用的 Windows 8,則由你自行決定,總之 VirtualBox 是不會免費送贈價值連城的 Windows 操作系統。

首先,VirtualBox 對 Mac 軟硬件的要求可說十分仁慈,幾乎任何 Intel Mac 都可以安裝,也支援很多個版本的 Mac OS X。當然,較新的 Mac、配置多一點 RAM 又或使用 SSD 的話,運行起來會暢順一些。

先到 VirtualBox 網頁,下載 VirtualBox for OS X hosts。



下載後,按兩下 VirtualBox.pkg 進行安裝。 



安裝 VirtualBox 後,在「應用程式」中找出 VirtualBox。未建立 Windows 的 VirtualBox,跟未上子彈的手槍差不多,請按「新增」安裝你想要的 Windows 版本。 



起一個名稱,再選擇 Windows 版本,因為我剛想測試一些簡體字軟件,所以我選了 Windows XP。



其實 VirtualBox 支援很多版本的 Windows,包括最新的 Windows 8。 



VirtualBox 建議的 192MB 記憶體來得有點小,如果你有 2GB RAM 或以上的話,不妨加多一點,例如 512MB。



如果是第一次建立 VirtualBox 虛擬硬碟的話,選「立即建立虛擬硬碟」就好了。 



因為我並不打算在其它 Mac 上讀取這個 VirtualBox 虛擬硬碟,無需理會兼容性,所以選擇原生的 VDI 磁碟映像,希望速度會快一些。如果你想把「整個 Windows」抄進 USB 手指然後帶回公司一台安裝 Parallels Desktop 的電腦,也可以選擇 HDD(Parallels 硬碟)。



動態配置比較有彈性,不會浪費磁碟空間,避免俗語所謂的「生人霸死地」,Windows 有多大就佔多大空間。



因為你可能會安裝「幾個」Windows 系統,所以先要輸入一個可以辨識的名字,它會儲存在一個叫 VirtualBox VMs 的檔案夾內。然後是指定 VirtualBox 硬碟大小,Windows XP 系統一般只佔 10GB 以下,Windows 7 或 Windows 8 可能要設定大一點,也要預留空間存放所需的 Windows 文件。



一切準備就緒,就可以放入 Windows 光碟,按「啟動」進行安裝 Windows 程序。 



我手上的那片 Windows XP 光碟是簡體中文版,跟一般 Windows XP 安裝沒大分別。 



很快就來到圖像介面了。



第一次安裝 Windows 完成後,因為有很多驅動程式也未安裝妥當,有一個十分重要步驟,就是安裝 Guest Additions 軟件。



安裝 Guest Additions 就像安裝一般 Windows 軟件,之後再重新開機。 



回到 VirtualBox 管理員,再按「啟動」,就可以再進入 Windows 了。

在 2009 年的 iMac 上測試,進入 Windows XP 系統不用 30 秒,你認為這個速度能不能接受?

2013/07/09

令人更集中注意力的射燈


今次介紹一個叫 FGDesktopLoupe 的程式,特別適合一些經常要利用電腦做軟件示範的朋友。  

為了使現場觀眾能夠更集中注意電腦畫面的某些重點位置,有些朋友會透過一支支紅色的 Laser Beam 來做到「指指點點」的效果,而利用 FGDesktopLoupe 也可以做到差不多的效果,而且彈性更大,再不用擔心忘記攜帶 Laser Beam。

你可以在 Mac App Store 找到 FGDesktopLoupe(免費),執行後,只要同時按下 Option+Command 鍵,就可以呼叫(或取消)白色射燈的效果,這個白圈會隨著滑鼠移動,讓現場觀眾能夠更集中在整個畫面的重點位置。



同時按下 Control+Option 鍵,則可以進入設定畫面,更改各項設定,例如射燈的大小、亮度、背景的顏色等,十分容易使用。

經常要帶著 MacBook 做軟件示範的朋友,不妨試試。

2013/07/08

第三類縮到最小的方式

在 Mac OS X 上,當你按下視窗左上角的黃色按鈕,可以把該視窗縮到最小並吸入 Dock。 

在「系統偏好設定Dock」中,你會見到有兩類將視窗縮到最小的方法,分別是「精靈效果(Genie Effect)」及「縮放效果(Scale Effect)」。Steve Jobs 看來很喜愛這個吸入 Dock 的效果,所以在 Mac OS X 中特別加入了「慢動作功能」,好讓你在其他朋友面前表演。

只要按著 Shift 不放,同時按下其它放大縮小按鈕,就會見到這個慢動作效果。在 2000 年的 Mac OS X 發佈會上,可以看到 Steve Jobs 對這個「功能」感到相當滿意。


除了「精靈效果」及「縮放效果」外,原來還有神秘的第三類效果,叫做 Suck Effect。

打開「終端機」,輸入以下指令

defaults write com.apple.dock mineffect -string suck 


重新開機,再試試把視窗縮到最小,你就知道甚麼是 Suck Effect 了。

更新:要回復「精靈效果」或「縮放效果」,只需如常在「系統偏好設定Dock」中再選一次就可以。

2013/07/04

為 Bluetooth 裝置改名


前幾天收到一個查詢,是關於怎樣為 Bluetooth 裝置改名。 

原來對方從朋友手中接收了一隻二手 Bluetooth 滑鼠,但因為這滑鼠曾在其它電腦上配對過,已被命名為一個明顯不合自己心意的名字。即使在自己的電腦上再配對一次,也不能為它更改名字。

這位年青人竟然為此鬱悶了一段時間,真是多愁善感得可以。

只要到「系統偏好設定Bluetooth」,點選想要改名的裝置,再在圖中的位置選擇「重新命名」。

可以任意輸入你想要的名字。

要為 Bluetooth 裝置改名,就是這樣簡單,圖中這隻舊版 Bluetooth 滑鼠也從此「被確認」是屬於 Mactivity 的財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