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凡經以上廣告連結購買任何 Mac 主機,憑單到 Mactivity 可免費獲贈《打開 Mac 新世界》工具書一本及九折購買 AppleCare 一份。

2011/12/16

iro case 開發的背後

如果說 essential tpe 在 2010 年的代表作是 the icon iPhone 備用電池,那麼他們在 2011 年的代表作一定是 iro case iPhone 專用保護殼。記得去年,我曾跟 the icon 的設計師做了一個訪問,讓大家更加了解 the icon 背後的設計理念及開發人員的堅持。最近 essential tpe 在他們的 Facebook 專頁上刊出了 iro case 開發背後的故事,當中有很多不足為外人道的辛酸。

習慣炒炒賣賣的香港人,不知道能不能體會到一件產品由設計、測試、生產到推出市場所經歷的種種困難。以下內容經 essential tpe 授權轉載(所以有點不似香港人寫的中文......),現在讓我們一起來了解 iro case 開發背後的故事。

iro case for iPhone 4 いろ ( iro ) 光の波長の違いによって目の受ける種々の感じ。

開發與推出 iro case 是在一個非常不可思議的時間

我們在 iPhone 4 上市 5 個月之後(也就是 2010 年 12 月初)才確定開發,而在今年(2011)2 月底的時候才正式出貨。說這個時間很不可思議的原因是一般來說,周邊在這個時間點已經都接近暫停生產了,因為可能就快要有新的 iPhone 問世了。大部分的公司都會暫停開發產品,來等待投資開發新的 iPhone 周邊產品。

一個好產品的價值

對於我們來說,一個好的產品的價值其實不太具有太多亮麗的外表,他就是樸實的完成他要傳遞的訊息,接下來就是看消費者願不願意接納我們所為大家設想的了。而每一個產品一定有一個要跟消費者溝通的事情,我們近期的產品不論是 the icon、glatt、iro snapsnap,或者是 iro case 都有著他的使命。the icon 強調產品設計的獨特、glatt 有著磁力方便搭配 iPad 2 使用與攜帶、iro snapsnap 解決了晃來晃去的 smart cover 問題,而 iro case 的使命呢?請聽下面慢慢道來。

一個好的 iPhone 外殼創意

由於晚了大家 5 個月才推出,所以原本在產品發想的時候想到應該要做些東西像 the icon 一樣能馬上吸住你的眼睛,並催眠大家把錢掏出來。過程中貼鑽石、放煙火的手機殼那些奇想都出現了,但是仔細回頭想這是我們第一個 iPhone 保護殼,我們到底可以透過他讓大家了解我們什麼?這是個好問題,通常只會在學術研討會上面聽到。但是這是扎扎實實的在我們開發過程當中,讓我們不斷的去想的點。iPhone 4 造型上就是一個四四方方的方塊,所以當時的確沒有辦法在造型上面讓一個想要成為經典的產品跳脫 iPhone 4 原本的造型(是吧?你們會期待拿到跟橄欖球很像的 case 嗎?)且所有的外殼都是依照著 iPhone 的外型去做,而大部分的保護殼都只是厚度的差異,我們自問我們要怎麼跟別人不同?

於是我們先從使用的角度著手

手機是一個大家每天都會拿在手上的的產品,於是一個好的握持感就變得相當重要。但是,市面上很多 iPhone 保護殼都是直接貼照 iPhone 的外觀去設計,頂多邊角是個大的圓角,然後整個跟iPhone 一樣的大平面在後面。但經過我們多年的使用,發現蘋果很多產品在邊角部份都做的很銳利,其實並不太合適長期的握持。於是一個簡單的概念就出現了,為什麼我們要跟大家一樣追求薄度,而不是去追求更合適與舒服的握持手感呢?也因此我們定義出來了背面的弧度要適合手的握持。接著,我們又定義出邊角的部份需要是一個直角而不是一個圓角。為什麼會這樣子設計呢?一個好的產品會跟使用者產生互動。我們知道有些使用者喜歡拿著手機在手上翻轉,於是這個設計可以有兩個效果:一個是在手上翻轉的時候,可以與你的手產生觸覺上的互動;同時,也有一點煞車的感覺,不易讓 iPhone 在你手上翻轉的時候,因為圓角而滑動掉落。

然後我們又從使用者的喜好下手

iro case 的 iro 其實是日文的繽紛多樣的意思,想當然這個產品一定跟顏色很有關連。我們看過太多的 iPhone 產品沒有辦法跳脫蘋果在 iPod nano 的七彩配色,於是把大家的選擇限制在相同的領域當中。我們也開始思索到底這些顏色是不是真的能夠讓人在產品上面看到特色與自己的性格,於是我們從年度的流行色、各種不同領域的流行色彩,還有開發人員自己偷偷加入自己喜歡的色彩當中挑選了七個顏色進行打樣生產。除了黑色之外,幾乎其他的顏色你沒有在其他品牌看過。不是我們想要特立獨行,而是我們重新思考了周邊品牌所謂的色彩趨勢到底有沒有跟生活接軌,而或者其他的品牌只是照慣例延續他們用了幾年的顏色。

開發過程的樣品,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最後我們在使用者的挑剔中求生存

生產這個產品初期是每一個人參與的人的夢靨。模具的開發用了比一般常規的開發好的鋼料,也因此開發時間久了些。這也是你會發現 iro case 不管有沒有 UV 塗佈都比別人更亮澤一些。而剛剛提到的 UV 塗佈才真的是夢靨的來源,因為我們要求產品上面的塗佈要超越日本大廠要求的品質(通常對於 UV 的要求是 A 面兩個 0.15mm 的灰塵而且兩點距離不得低於 3 公分),於是我們一共花了近兩個月的時間,過程換了 9 個工廠才達到我們的要求;其中,也透過關係請了目前台灣最大的電子廠下的後加工處理部門幫忙。前期,我們投入將近 18,000 個素材,但只有 4,000 個可以達到要求,前期在只有 22% 的良率的條件下出貨,幾乎可以說是賣一個賠兩個。這高昂的代價也是為什麼幾乎大家都沒有採納 UV 噴漆而或者用一般橡膠或者金屬光澤漆替代。但是經過 UV 塗佈的產品,除了可以增加產品硬度、比一般產品耐刮之外,還有就是手感更好了。

上市三個月之後開始熱銷背後的問題

果然好的產品是需要時間發酵的,特別我們的產品乍看之下可能很多人分不太出差異。iro case 在上市 3 個月之後的銷售量比起上市之初增加了 5 倍,甚至有台灣的粉絲一個人幾乎擁有所有的 iro case 系列。而我們也在不斷的調整中,將良率提升不少,讓產能跟上需求。而背後的問題就是開始發現盜版產品上市,這幾個月當中我們已經收到來自韓國、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中國、泰國、越南等客戶反映盜版猖獗。而其實我們不太呼籲大家拒買盜版,因為聽的到我們呼籲的朋友都是支持我們、信任我們的朋友。於是,我們開始要做的應該是提供更多新產品,所以比一般業者碰到盜版的積極作為,去告那些盜版商。我們的積極作為是提出更多好的產品,在那之後我們推出了 3 個新的顏色與 iro case 姊妹系列的 irominium,都是產品在送樣過程中就被我們代理商搶購一空的好物。

後記

在台灣做品牌真的不是太容易。我們並沒有像其他品牌一樣有雄厚的資金墊底,於是我們認真看我們每一個產品,堅持做對的事情。也希望有一天 essential tpe 可以讓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你覺得我們也是這個地方的一個驕傲。

irominium

沒有留言: